© 鹿坂|Powered by LOFTER
这里鹿坂٩(*´︶`*)۶
Lofter这里就是用来写写自己的脑洞

000

被夏日那有些躁动的阳光照耀着,斑蝉哆嗦着翅膀躲进片刻阴凉的树荫之间,听着远处列车贴着轨道摩擦着呼啸而过,我来到这个地方,大概已经是第三个夏季了。

001

「你喜欢听海的声音吗?」他这么问道。一身白衣的他并不怎么上心地倚在树旁,纤白的双手拨弄着青翠的嫩草,每一缕薄息仿佛都在撩动着整片林子的步调。

「喜欢,可我注定不属于那里。」我叹了口气,对于体弱多病的孩子来说,连出个远门都是过分执拗的幻想,更不用多说去沿海这种需要乘坐一些长途交通才能到达的地方了。

光线随着摇动的树叶间隙斑驳地洒在了他的脸上,显得那两缕睫毛异常清秀,不像是个男孩子应该拥有的东西。「原来你也跟我一样是个被禁锢...

耳边的空气中充斥着古老而又沉重的钟声,闷黯的垂摆仿佛是从未停止的永动机,就那么一节一拍敲下孤寂的回响。

无尽的黑暗弥散在脚边,正中央那面落地镜被雍贵的金边裱装着。

镜中的她——镜中的我,一袭红裙衬着碧蓝的双瞳——那是悲哀还是嘲讽?

而我现在,是无望还是空白?

也就是几秒中的事,镜中的景象如同水波般潺扩开来,是那个似曾相识的地方。

身着粉装的人偶女孩跌跌绊绊地跑下楼梯,油菜花黄的卷发随着微风随意起伏着,总是一副不经意间就会摔倒的样子扑进正在换鞋的眼镜男生的怀里,脆弱纤小的双手撑在他的膝盖上:“雏莓要吃梅大福!”

“知道了。”凝视着她那双纯净的绿色眸子,他眼角的神情从惊吓转变成了笑...

- 查看更多 -